听书 - 种田习武平天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七章 獠牙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皮糙肉厚。

这是池桥松交手游山鼓后的感想,他已经使出十成力气,还是用砍刀,结果仅仅给游山鼓造成一点皮外伤。

背上两道血痕,没有影响游山鼓的战斗力,反而激发它的凶性。

“昂驰!昂驰!”

吼声如雷,声震一道坎。

躲在田舍里的两个小家伙,被叫声吓得瑟瑟发抖。

游山鼓倒退两步,前蹄在地上不断扒土,调整自己的方向,试图正对着不停游走的池桥松,好来一个满怀冲撞。

池桥松自然不会傻站着等它进攻。

《疯牛大力拳》是一门拳法,却也有结合少量步法、身法,让他可以从容面对游山鼓的进攻。紧握住手中砍刀,这是他击杀游山鼓的最大依仗。

一双拳头再犀利,又如何比得上一身猪毛钢针。

游山鼓勉强锁定池桥松,如山的身躯践踏着地面奔来,动静之大,让人骇然。

一秒记住http://m.

池桥松不得不躲。

咔嚓!

身后一棵大腿粗的榆树,直接被游山鼓撞断,猪嘴上的獠牙一拱,甚至将半截榆树连根拔了起来。

“昂驰!”

游山鼓甩掉半截榆树,继续向池桥松冲去。

池桥松再躲。

几次三番之后,他已经大致熟悉了游山鼓的进攻方式,这头灵兽确实凶猛,但智力十分有限,招式来来回回就是冲撞、甩身、拱嘴。

“喝哈!”

趁着游山鼓冲过来的时候,他这一次没有再闪躲,而是错身扭开的瞬间,手中砍刀精确砍中游山鼓的眼眶。

啪嗒一声,仿佛有骨头裂开。

游山鼓的左眼瞬间血涌如泉,将它的一半视野模糊,也让它陷入狂躁,力量、气势凭空暴涨一截。

低头、俯冲。

轰隆一声撞击,腰杆粗的一棵老树,应声而断,树冠扑簌簌砸在地上。在游山鼓的暴力面前,脆弱得如同一棵野草。

游山鼓冲势不减,狂奔向躲在树后的池桥松。

“来得好!”池桥松握着砍刀,心中紧张而又亢奋。

与这等凶兽搏击,让他整个人热血沸腾,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领域,拳法招式破碎重组,《疯牛大力拳》融会贯通。

他吃了武道外功果实,《疯牛大力拳》已然大成。

唯独欠缺一些实战经验。

如今补全,《疯牛大力拳》似乎又进入另一层境界,不过暂时来不及感悟,他得先解决掉灵兽游山鼓。

一米。

零点五米。

当游山鼓即将撞上自己时,池桥松动了,手中砍刀猛然往前一送。无需施展多少力道,只需迎着游山鼓的冲击力,砍刀就笔直刺入游山鼓的另一只眼眶。

噗嗤。

血液混合脑浆,四下溅射。

“昂驰昂驰昂驰……”游山鼓发出刺耳的惨叫声,身体不断的扭动、蹦跳,想要把眼眶上的砍刀甩掉。

周围大树遭了秧,被它碰到不是断掉就是歪倒。

池桥松站在原地,本可静静等待游山鼓力竭血尽而死,但他并未等待,而是缓缓走向狂暴挣扎的游山鼓。

《疯牛大力拳》种种招式在心间流过。

最终凝聚为一招。

福至心灵。

他身体骤然向前,冲入游山鼓身旁,侧身下腰,双拳抱对,形成一个牛角姿态,再重重往前一顶。

哞!

有一头牛的虚影闪过。

双拳狠狠打在游山鼓的脑袋上,沛然之力灌入,配合插在眼眶上的砍刀,直把暴跳的游山鼓瞬间打得静止。

下一秒钟。

游山鼓上吨重的身体,重重摔倒在地上,微微抽搐两下,彻底气绝。

收拳。

吐气。

池桥松亢奋的情绪,如潮水般退下,又恢复到战斗之前的平静。这一刻他明白,自己终于将《疯牛大力拳》吃透,真正有了力士境下上等的实力。

“大哥!”

“桥松!”

闭目体悟自身武道的池桥松,转过头看去。

池父不知何时已经闻声赶来,池桥武、温墨山,还有五岁的池小芽,都站在田舍不远的地方,看着自己。

他微微点头。

池父顿时带着几个小孩跑过来,检查倒毙的巨大野猪。

站在游山鼓旁边,池父觉得自己对着一头大象,惊骇说道:“这野猪得有上千斤,莫不是游山鼓?”

“差不离。”

“你连游山鼓都能打死啊。”池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他已经被震惊的无以复加,本以为自己儿子学武三个月,能打死一头三百斤野猪,就是顶天的表现了。

现在。

一千多斤的游山鼓,都能击毙。

“爸,我有武道天赋,不过做人得低调,你帮我遮掩一二。”池桥松说道

池父忙不迭点头:“晓得晓得。”

然后对身后的三个小孩严肃说道:“刚才这事,谁都不许在外面乱说,包括你,墨山,对你爸你妈都不能说。”

池桥松在一旁补充:“说了,我就不教你练武了。”

温墨山小鸡啄米一般点头:“大舅,大哥,我不说,我绝对不说!”

将几个小孩糊弄住。

池桥松问道:“爸,游山鼓怎么处理?”

池父看了一眼小山般的大野猪,再欣慰的看着池桥松,说道:“你说怎么处理。”在他心中,能打死游山鼓的大儿子,已经是可以当家。

池桥松有些犹豫。

他有心将游山鼓剁碎了肥田,看看能凝结多少肥料,但又有些舍不得。

一来没有借口,拿灵兽肥田这事,根本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;二来月桂树没有开新的小花,有肥料也用不上;三来他口袋不富裕,游山鼓卖了不仅能还家里的欠债,还能让腰包鼓起来。

所以综合考虑。

放弃了肥田方案:“爸,你喊二叔回来,你们找个渠道,把游山鼓卖了还债吧。如果有多余的钱,给我一部分,我有用。”

等讲武堂开课,想学别的武功,难免要花点钱打点——在不暴露自己《疯牛大力拳》大成的情况下。

池父点头:“好。”

“对了,我要留一根獠牙。”池桥松补充。

他发现砍刀对灵兽的作用,着实太小,如果不是游山鼓太笨拙,还真不容易刺中眼眶。以后想要对付灵兽,得打一把更趁手、锋锐的武器。

游山鼓的两根獠牙,就比较适合打造武器。

这獠牙足有二十公分长度,可以打造匕首或者短刀,日后再去打猎时,近身一刀,绝对能有奇效。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