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张小说阅读网 > 都市·青春 > 种田习武平天下 > 第三十章 扁豆苗退化
听书 - 种田习武平天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十章 扁豆苗退化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“对了,小池,你回去之后写一份申请材料。”郝伯昭像是想起什么,在临走时交代道。

“写什么,老师?”

“新右会入社申请书,你今年十五对吧,早点入社对你将来进步大有好处。”

池桥松有些迟疑:“我这么小,合适吗?”

他对新右会并不是很看好,朱大元帅现在确实红红火火,但江右省的军阀更新频率太快。可能过几年朱大元帅一倒,新右会就成过眼云烟。

似乎是看出来池桥松的顾虑是什么。

郝伯昭停下脚步,笑道:“政治结社的资历,可是共享的,假设有一天你离开新右会,去哪里都是老活动家。”

这样一说,池桥松立刻领悟:“我懂了。”

“去项老师那边领一份范文,回去好好琢磨着写,下个星期交给我,我帮你推荐。另外行业结社不必关注,谁来找你都拒绝,现在就签卖身契亏的很。”

“我明白,谢谢老师指导。”

政治结社早点加入,就能早点获得资历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行业结社却得看准时机,否则待遇差别很大。

告别郝伯昭,池桥松心下有些感慨,有讲武堂首席讲师当老师,隐形好处着实不少,现在就能入社新右会,提前混资历。

但郝伯昭人忙事多,留给他习武教学的时间太少。

“学《猛虎大力拳》还得去找徐景阳……得,回去赚钱买金圣香和婺朦胧吧。”池桥松做好了被敲竹杠的准备。

不过,他复又想到:“或许,我可以多准备一份礼,同时跟孔老师学《白虹剑》?”

横练入门,他可以兼修。

大门槛功夫,同样可以兼修。

“说起来大门槛功夫比较笼统。”

“只能夯实力士境根基的《猛虎大力拳》,算大门槛功夫,可以突破武士境的《泼风快刀》,也算大门槛功夫。”

离开讲武堂,坐上倒骑驴三轮车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池桥松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,一边思索自己的武道之路。

力士境是个门槛,门槛外面修炼的武功,属于横练入门,门槛里面修炼的诸多武功,就叫大门槛功夫。

所以按照可以冲击的境界来划分,大门槛功夫同样要分三六九等。

力士大门槛,一辈子在力士境打转,比如《猛虎大力拳》。

勇士大门槛,能往勇士境突破的功夫。

武士大门槛,能往武士境突破的功夫。

“当然……”

池桥松暗暗摇头,这个分类很少被人提及,是因为武功并非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。

“武道根基始终是人本身,有些人修炼《猛虎大力拳》年深日久,也能突破勇士境,而不是在力士境老死。

《猛虎大力拳》到底是力士大门槛,还是勇士大门槛?

有的人一辈子修炼《猛虎大力拳》,说不定连门窍都摸不到,别说力士境上三等,就是力士境中三等都达不到。

而且不同武功,起点也不同。

有的武功只需要明劲即可修炼,有的则需要暗劲才能修炼,甚至还有的必须化劲才能修炼……诸般不同。”

叮铃铃。

车把式按响铃铛,已经出了墨坎县城,往一道坎方向骑去。

夕阳西下,千里翠陇陵仿佛笼罩上一层金边,煞是好看,绝对适合开发生态旅游。可惜大夏民国地大物博又地广人稀,深山老林太多,处处都有美景。

“我想这么多干什么?”

“我有薄田金手指,肥料足够,千万种武功一并学了又如何!”

下车,付钱。

池桥松拎着装零食的袋子,向一道坎走去。

“是大棚里产的青菜?”

吃晚饭的时候,池桥松看着青翠的小白菜,不由得问道。

“是呢,小青菜已经长大了,马上黄瓜、茄子、洋柿都能吃,大棚里的蔬菜长得可快了。”二婶高兴地说。

池桥松问道:“两亩大棚蔬菜,够咱家吃了吧?”

“大棚里的菜长得快,口嚼肯定够了,就是……”池父有些迟疑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“怎么了爸?”

“唉。”池父叹一口气。

二叔替他说道:“你爸在叹气翠玉扁呢。”

“翠玉扁怎么了?”

“前阵子还长得好好的,苗子又粗又壮,但是这几天不知怎的就不见长了,马上都被你那个什么组来着?”

“对照组。”

“对,马上就被对照组的扁豆苗赶上了。”二叔也学着池父叹口气,“翠玉扁估摸着是指望不上了,离开大棚豆种就不行了。”

“吃完饭,我打手电筒去看一看。”

“明早再去看吧,不急这一晚。”池母劝道。

“没事,我反正也要去田舍守夜。”

“对呢,我去陪小松看豆苗,大嫂你不用担心。”二叔说道。

吃过了晚饭,二叔就拿着手电筒,陪池桥松去了后山——猎杀美女蛇那晚手电筒掉进了泥巴里,第二天才找出来,洗一洗晒一晒竟然还能用。

借着手电光,池桥松反复比对了田里翠玉扁和对照组的豆苗,发现大棚里的对照组,豆苗已经快要开花。

但普通豆种的对照组豆苗,和田里的翠玉扁豆苗,基本上长得差不多大小。

显然。

最初几天翠玉扁豆种,还有一丝丝优势,现在已经彻底退化,与普通豆苗没有差别了。

“怎么样,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二叔带着期待询问。

池桥松摇头:“没戏了,二叔,离了两亩大棚,这些豆种直接退化,咱们想要靠翠玉扁发家致富的想法泡汤了。”

“啊!”二叔哀嚎一声。

尽管他之前就猜到豆种退化,可还保留一丝丝希望,现在被池桥松捅破,整个人都仿佛霜打的茄子,蔫了。

池桥松内心里同样失望,但也只是损失一条来钱的途径而已,他安慰道:“没事的二叔,你侄儿我已经是力士,力士证都到手了,还怕发不了家吗。”

“我知道,小松你是有大本事的……就是我……唉,算了。”

“咋啦二叔,有心事吗,跟我说说。”

在池桥松的一再追问下,二叔才袒露心事:“我原本想等着翠玉扁种出来,就在家里跟着大哥和你一起承包一道坎的,不想再往外跑了。”

“确实收山货、干货很辛苦。”池桥松点头。

二叔摇头:“不是辛苦的事,是收不回本钱。小松你不知道,二叔这段时间起早贪黑去收干货,再卖到城里,说实话没少挣差价,可是挣来挣去,快把那几百块钱本钱都给挣没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收货我给的都是毛票子,卖货人家店里给的都是欠条,都说生意不好做,缓缓再结账。可是我哪有那个资本,放出去票子往回收欠条,要账可把我难死了!”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