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种田习武平天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四十二章 得罪人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分享到:
关闭

“难怪刚入门我就发现,你长高了不少,武道对人的改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。”

“都是老师您教得好,我才有机会突破。”

“也是你自己的努力。”郝伯昭高兴的眯起眼睛,语气愈发的温和,“在讲武堂里,你是最争气的学员,我没看错你。”

一顿饭,带小酒。

师生两人聊得尽兴。

郝夫人也渐渐回过味来,明白郝伯昭对池桥松态度前后翻转的原因。原来是池桥松两个月时间练会《猛虎大力拳》,将郝伯昭惊到了。

她不由得跟着转变态度,笑着夹菜给池桥松:“小池尝尝这个青椒炒蛋,师母亲自抄的呢。”

不一会又骂起女儿郝苏妍:“这丫头,就知道贪吃,也不知道陪你小池师弟喝杯酒……小池,跟你师姐喝一杯。”

郝苏妍偷眼看了看池桥松的脸。

害羞的神色一闪而过,端起酒杯与池桥松碰了碰杯子,不好意思说话,抿了老大一口白酒,差点呛着。

以往就觉得池桥松有些小帅,今天竟然帅到她都不敢直视了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“听说你被郝首席骂了狗血淋头?”孔宏才坐在椅子上,一边抠脚丫,一边嘿嘿笑道。

与池桥松相处久了,习惯了池桥松的成熟,他已经不摆什么老师架子,加上经常吃池桥松送来的果蔬、野味,说话愈发随意。

“没有啊。”

“别装了,郝首席办公室里面发火,外面都能听得见。”

“只是当时有一点小分歧。”

“是跟我练《白虹剑》的原因吧?”孔宏才一副了然的表情,“武者门户之见,看来当了首席讲师也免不了啊。”

“这倒也没有,郝老师要教我《泼风快刀》,也没限制我学《白虹剑》,只是交代我两手抓两手都要硬。”

“风大,别闪了舌头。”

池桥松微微一笑,并不多说,只是说道:“孔老师,赶紧教学《白虹剑》吧。”

跟着孔宏才学《白虹剑》,跟着郝伯昭学《泼风快刀》,池桥松接下来在讲武堂的习武生活,十分惬意。

十月中旬,天气转凉。

一道坎的早晚都有露水开始凝结,三亩大棚也将塑料皮蒙起来,大棚里的温度暖暖和和,蔬菜生长一点不受影响。

大棚外面,池父和二叔正在开垦新田,为将来盖第四亩地大棚做准备。

池母和二婶,则在大棚里忙碌,把一些老菜叶子摘掉。这些老菜叶子、烂菜叶子虽然人不能吃,但可以喂鸡喂鸭喂鹅。

今年老池家只喂了十几只鸡,明年家里准备鸡鸭鹅都喂起来,而且还准备养几头猪。

“汪汪!”

山路上传来狗叫声。

是池桥武牵着大黄狗,来后山玩耍,斗鸡遛狗是农村娃的标配。温墨山跟在后面,用铁棍推着一个铁圈子滚动。

因为要学武,小姑来回接送不方便,加上老池家的饭菜好吃,小姑干脆就把温墨山寄养在这边。

两个一般大的小屁孩,山上山下乱逛,身体比城里小孩结实很多,加上有《疯牛大力拳》、《禹剑》打底,从没生过病。

“爸,爸!”池桥武到了篱笆墙外,就开始大喊。

温墨山也跟着喊:“大舅!”

池父放下锄头:“啥事?”

“二爷爷过来了,找爸你呢。”

“你二爷爷来了?”池父说着将锄头放下来,“二子,我回去一趟,看是啥事。”

二叔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能有啥事,肯定是拉壮丁的事,知道咱家小松是力士,都把歪主意打来咱家了。”

大棚里的二婶听见了,伸头出来喊道:“大哥,可不能胡乱应承,平日里也没见他们献殷勤,咱家人自己都不够托庇的。”

实际上二婶心里有气。

朱大帅在彭蠡地区开矿山,需要众多壮丁,几乎整个治下三市二十二县——原本十九县,今年又占了瓯阀三个县——都因为这件事闹得鸡飞狗跳。

二婶有个表亲哥哥,也被拉壮丁。

便想要托庇过来,借助池桥松的力士之名,逃掉分担的苦役。

但是池父和二叔没同意,觉得池桥松能庇护老池家自家,就已经很不容易,托庇人数多了,迟早要挨挂落。

因此二婶有些挂不住面子。

听了二婶的气话。

池父不好说什么,二叔却不客气:“就你话多,干活都堵不住你嘴,菜叶子摘够了就去喂鸡!”

二婶瞪眼回骂:“我不能说话,就你能说话,你看把你能的!”

两人斗嘴时间,池父已经下了山。

见到二爷爷后,果然没有意外,二爷爷就是来找关系托庇壮丁名额:“修田,二伯也是没办法,小玉刚怀上孩子,真离不开修山。

现在上面点了修山的壮丁,真是一点办法没有了。

修田,你家小松是有大出息的孩子,他是力士,家人能免除苦役,你就帮帮二伯,把修山的名字添上去吧。”

说着,二爷爷将一袋水果递过来。

池父一边推辞水果,一边诉苦:“不是不帮,二伯哎,你不知道这一次上面有多严,实在是不敢乱来啊。”

“修田,你跟修山从小都是一起长大的,就帮个忙吧。”

“真不行的大伯,要是修山名字填上去,就得把修园名字划掉……我要划掉修园名字,玉萍得跟我拼命的。前两天玉萍的哥哥亲自找过来,我们都没同意,是真的不行。”池父立场很坚定,坚决不能同意。

倒不是不念亲情,而是万事以池桥松为重,不能因为这种事情,影响到池桥松的进步。

他知道池桥松正在申请加入新右会结社,现在是考察期,万一这种事被捅上去,真的会影响考核结果。

好说歹说,总算把生了气的二爷爷劝回去。

晚上一家人吃饭,池父吧嗒吧嗒抽烟,有些吃不下饭:“你二爷爷也给得罪了,唉,反正老天就是不让你过几天安稳日子。”

“大哥你别操这个心,得罪就得罪了,当年你被拉壮丁,也没见他们伸伸手。”二叔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之前的斗嘴并不影响二婶夫唱妇随:“就是,凭什么帮他们,拉壮丁又不是上战场,不照样给工资吗。”

池母则有些担心:“这几天得罪不少人了,他们会不会举报咱家的山田?”

二叔闻言警觉起来:“小人难防,这还真有可能,尤其是修山那几个,别看平时称兄道弟,背后捅刀的事情他们绝对干得出来。”

池桥松提议道:“回头去城关镇跑个手续,在后山承包二十亩地,先承包五年。三块钱一亩地,五年也不过才三百块钱。”

“嗯,这个得抓紧,明早我就去。”池父点头。

投推本书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